媒體報道

新聞中心

新華社報道CMEC承建的斯里蘭卡阿塔納水廠

發布時間:2022-05-06 文章來源: 閱讀次數: 文字大?。骸?a class="content_big" onclick="xwxq2.style.fontSize='16px'">大

  近日,新華社中英文頻道均發表文章,報道了國機工程集團總部(中設集團)承建的阿塔納水廠,在項目組的辛勤耕耘下,水廠已初具規模,讓當地民眾喝上甘甜放心水的愿望,一天天地接近實現。

  中文版:全球連線 | “多謝中國建設者” 引得清水入萬家

  

  報道原文:

  五年多前,一批中國建設者一頭扎進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幾十公里外的山區,辛勤耕耘;如今,承載當地村民期盼的阿塔納水廠已初具規模,讓當地民眾喝上甘甜放心水的愿望,一天天地接近實現。

  這座水廠周圍村莊眾多,當地村民飲水主要靠淺水井,水質無法保證,村民腎病等疾病高發。中國建設者的到來,讓村民們非常欣喜。

  來自中國機械設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楊威是北京人,今年43歲,從2017年2月水廠項目開工起,他一直擔任項目執行經理。

  斯里蘭卡氣候炎熱,剛到項目上時,楊威無法適應當地氣候和生活環境,陸續得過登革熱和甲型肝炎,還因急性闌尾炎接受手術,但他覺得這是中國建設者融入海外工作必須要經歷的考驗。

  身體上的困難還容易克服,但常年無法陪伴家人,家中老人生病不能照顧,孩子的學習和成長過程不能參與,這些人生中無法彌補的遺憾,難免對他造成觸動。盡管如此,楊威仍沒有絲毫動搖。

  楊威說,阿塔納水廠承載著太多人的希望,不僅有水廠建成后將受益的當地居民,還有跟他一起拼搏的中方團隊。團隊里既有快退休的老員工,也有“90后”,他們把自己的寶貴時光和汗水拋灑在這里,除了作為“一帶一路”建設者心中的那份榮譽感和責任感,也有對他這個團隊帶頭人的信任,他沒有理由不帶領大家把工作做好,將項目執行好。

  

  ▲這是4月26日無人機拍攝的阿塔納水廠項目。(受訪者供圖)

  阿塔納水廠由中國機械設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,是斯里蘭卡政府重點支持的民生項目,也是斯迄今最大的單體水廠項目,項目供水覆蓋約400平方公里,建成后將使60萬人受益。

  近年來,斯里蘭卡遭遇連環恐怖襲擊、新冠疫情、嚴重經濟困難等問題,從而導致水廠項目進度滯后,這讓楊威很揪心。一方面,當地居民一直期盼早日喝上水廠提供的好水,另一方面,中方員工也盼著項目完工后與家人團聚。因此,盡管困難重重,他們仍在爭取今年年底前完工。

  目前,水廠項目的凈水設施各單體主體結構全部完成,正進行設備安裝調試;取水泵房正進行主體結構施工;管道鋪設接近完成,五座水塔和一座高位水池的施工接近尾聲。

  楊威說,在海外做工程,要充分預計到各種困難,項目部為此建立科學完備的應急體系,從各種規章制度、應急預案,到人員培訓,做到有備無患。遇到困難要依靠團隊,現在這個團隊有著堅定的毅力,以及同困難作斗爭的勇氣。公司總部對海外工作人員從待遇到生活各方面的關懷,也讓他們能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。

  

  ▲阿塔納水廠項目執行經理楊威(中)與同事在水廠施工現場。(受訪者供圖)

  項目部的安全負責人李鵬說,去年7月,項目部曾面臨嚴峻的防疫壓力,全員隔離,大家飲食都成問題,項目部挑出已接種疫苗的志愿者為大家送餐?!澳嵌稳兆訅毫艽?,吃不下睡不著。不過經過這件事,我們也積累了寶貴的防疫經驗。人員安全是重中之重,現在施工已進入最后階段,更是不能有絲毫松懈?!?/p>

  阿塔納水廠斯方總工程師佩雷拉說,中國建設者來斯里蘭卡幫助建設水廠,造福當地人民,他和自己的親朋好友對此都很感激。

  當地村民薩米娜就住在水廠附近的村莊。她說,中方人員在建水廠的同時,還給村民修路,為村民捐贈物資,向附近學校贈送文具、書籍。水廠的建設還提供了不少工作崗位,包括她自己在內的不少村民都受雇到水廠工作,薪水不錯。她相信,水廠建成后,村民的生活會更加幸福。(記者:車宏亮、唐璐;剪輯:淡然;編輯:王昭、趙菁菁、楊天沐、唐志強)

  

  ▲長按識別二維碼查看報道原文

  英文版:Chinese water project to help 600,000 people in Sri Lanka get clean drinking water

  

  

  ▲長按識別二維碼查看報道原文

色综合av男人的天堂伊人 ,久久精品国产大片免费观看,2018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,欧美z0zo人禽交欧美人禽交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